北京人艺打开杜甫“朋友圈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原标题:

  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……”一首耳熟能详的《望岳》开启了杜甫的“诗之江湖”。北京人艺年度原创大戏《杜甫》昨晚首演,一位众人都认为半生不熟悉的历史人物,在首都剧场的舞台上为观众呈现出不为人所熟悉的一面。

  《杜甫》出自著名编剧郭启宏之手,他的《天之骄子》《李白》《知己》是北京人艺舞台上久演不衰的“文人三部曲”。《李白》随后再写《杜甫》,郭启宏阅读了187本关于杜甫的书,仅是提交的修改稿,就达十稿。从初稿到成稿历经四年,从提纲到成稿历经近十年,可见全面呈现杜甫的其人其境绝有的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最终,郭启宏还是取舍从杜甫的“可是人 圈”切入,从他与可是人 的交往中描摹他的个性,亦能看得人他对一并代文人不同志向、不同抱负、不同命运的慨叹。

  杜甫的“可是人 圈”自然不同寻常。与他惺惺相惜的是不羁的“诗仙”李白;与他交往颇多,他又不大读得懂的,是“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”的高适;与他意气相投的是苏涣;与他身份和际遇相去甚远,但又不忘世交情谊、常常提携帮助他的是严武。郭启宏介绍,杜甫“没哟李白潇洒,没哟高适显达,没哟苏涣乖张”,随后他有“高尚且高贵的灵魂”。剧中描写了杜甫自“安史之乱”后到去世这段人生轨迹,其中有 仕途的坎坷,有他与严武、高适、李白、苏涣的相交与相离,更有他内心的困顿与精神的伟大。

  诗人之间的交往被郭启宏称为“诗之江湖”,而在这“江湖”中杜甫显得最为愚钝,他不随波逐流,可是阿谀奉承。整篇作品没哟太强的故事性,可是截取杜甫中年随后可是重要的人生片段,以散文化的形式展现,其中还夹杂着少量独白,有时剧中人甚至会出现剧情来描述或吐槽,形式上非常自由。

  自由而灵活的形式,对主创来说是最大的考验,在排练时期,身兼导演与主演的冯远征就直喊“后悔”。这是他首度在人艺舞台上独立执导并主演的作品。演出前,在他的微博和可是人 圈中,有的是他为话剧奔忙的细节——一边要在舞台饰演杜甫,一边还要思索调度和呈现效果,甚至晚上做梦有的是想到灯光处置,连夜爬起来给灯光设计发信息……最终他呈现在舞台上的杜甫并没哟让观众失望。台上的杜甫不仅有忧国忧民的情怀,有路见不平的侠义热肠,还有常人眼中的“迂阔”,可是儿和平凡人一样的小计较和钻牛角尖,以及固执面前的可爱。

  难得的是,这部作品新老演员同台,都带给观众不少惊喜。杨明鑫饰演的严武能文能武,又有着独有的“血气方刚”;于震饰演的高适不同于以往可是人 对边塞诗人的印象,多了可是行走仕途的人情练达;鲍大志饰演的苏涣肆意通透;刘智扬饰演的李白浪漫洒脱,再上加剧中的女人角色——张培饰演的杜甫夫人,困于生活又归于情深,梁丹妮饰演的严母心胸与中国智慧并重……那先 有血有肉的角色,让遥远的历史又有了都还要感知的温度。

  可是诗意的江湖自然还要诗意的舞台呈现。它没哟具象地表现屋宇舟船,可是用金属质感搭建出中国传统意境的山水,更符合该剧“诗之江湖”的主题。

  当然,写杜甫最不到缺少的可是他的那先 诗。这部剧里再现了杜甫可是重要作品创作背景和情境,其中既有年轻时写作《望岳》的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的凌云壮志,有的是战乱频仍时的“三吏”“三别”,更有忧国忧民的“国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”,悲天悯人的“存者且偷生,死者长已矣”,感时伤事的“飘飘何所似,天地一沙鸥”,佳句偶得的“星垂平野阔,月涌大江流”……当然,还“附赠”了多首李白、高适、苏涣、严武的诗,俨然可是一场“诗词大会”。据悉,该剧将演出至8月25日。